程实:数据要素的经济价值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程实 王宇哲

  数据要素经济价值的确认为中国数字经济发展驶入快车道奠定了基调。

程实:数据要素的经济价值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 4月9日,《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发布,首次将数据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并列为五大要素。我们认为,数据要素经济价值的确认为中国数字经济发展驶入快车道奠定了基调。学理表明,数字经济可以降低搜寻成本、复制成本、交通成本、追踪成本、验证成本,进而对国家和地区及消费者与生产者带来深远的福利影响。实践层面,当下新冠疫情的爆发和扩散也催化出数字经济的加速进化与重心下沉,以在线办公、教育、娱乐、医疗、餐饮等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模式固化为日常生活的必需,激发出互联网新一轮增长红利。展望未来,随着新基建支撑起产业互联网的运行框架,数字经济将迎来革命性创新,具体表现为经济参与主体实现普遍的数字化转型,而数字技术也成为社会生活质量升级的重要基石。

  要素市场改革提纲挈领,数字经济依托数据与技术双轮驱动。4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后简称“《意见》”)发布,其中列及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五大要素。我们认为,该文件是落实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的纲领性文件,其首次将数据与其他四大要素并列也为未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方向提供了明确指引。具体而言,《意见》指出要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包括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和共享、提升社会数据资源价值、加强数据资源整合和安全保护等;在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方面,《意见》强调充分体现数据作为要素的价值;在健全要素市场运行机制方面,《意见》也提出引导培育大数据交易市场,依法合规开展数据交易。将数据作为一类明确的要素将有益于挖掘数据价值,推动生产力提升。依托于数据和技术两大密切关联的要素,数字经济在中国相对研发投入接近发达经济体水平的背景下,将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核心驱动(详见附图)。从顶层设计看,数字经济发展也成为中国最高领导层的重要前瞻性关切。据统计,本届政治局到目前为止的19次集体学习中,有4次都与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直接相关,具体包括“大数据战略和数字中国建设”、“人工智能发展的现状和趋势”、“全媒体时代和媒体融合发展”、“区块链技术发展的现状和趋势”。[1]

  数字经济提升运行效率,从不同层面重塑宏微观经济版图。学理表明,数字经济可以通过不同渠道降低经济活动成本,也在不同层面影响着经济主体和对应福利[2]。具体而言,数字经济对于成本的降低可以分为以下五种机制:其一,降低搜寻成本(search cost),增加消费者福利。数字经济使得搜寻成本降低,这从整体上对交换提供了极大便利,也提高了市场参与者的匹配质量,有助于消费者更容易购买到匹配自身偏好的商品,进而推动商品种类增加,提高消费者福利。其二,降低复制成本(replication cost),带来非竞争性。与非数字商品不同,数字产品边际成本接近零,这也令非排他性供给成为可能。其三,降低交通成本(transportation cost),减少物理约束。数字经济可以重塑本来受位置或距离约束的经济活动,这也令“扁平的世界”成为可能。其四,降低追踪成本(tracking cost),易于捕捉个性化特征。数字经济的出现增加了异质性或个性化定价的可能,也凸显了隐私问题的重要性。其五,降低验证成本(verification cost),提高市场效率。在数字经济的时代,在线声誉系统部分替代了品牌声誉,增进了非重复情境下的信任。

  疫情冲击加速行业进化,数字经济衔接起短期复工与长期转型。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的爆发和扩散催化出数字经济的加速进化与重心下沉,以在线办公、教育、娱乐、医疗、餐饮等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模式固化为日常生活的必需,激发出互联网新一轮增长红利。比如,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疫情期间“平安好医生”7×24小时接诊平台累计访问人次达11.1亿,新注册用户量增长10倍;2020年前两个月,尽管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出现超过20%的断崖式下跌,但线上消费的同比增长部分缓释了经济停摆压力(详见附图);在此期间,智能经济也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态势,智能手表、智能手环、半导体分立器件产量同比增速分别高达119.7%、45.1%、31.4%。短期来看,消费互联网在新一波红利一次性释放后,在后疫情时代会不可避免进入平台期,但长期而言,随着新基建支撑起产业互联网的运行框架,数字经济将迎来革命性创新。2020年3月4日,政治局常委会提出了新基建的七大方向,其中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即数字基础设施的发展重点。2020年4月14日,习近平主席也明确指出,尽管境外疫情加速扩散蔓延令经济发展面临新的挑战,但也给中国加快科技发展、推动产业优化升级带来新的机遇。我们认为,在经济金融领域,更多参与主体依托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元素实现普遍的数字化转型将成为促进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升级的重要力量;在社会生活领域,数字技术也将成为提高“应急管理、疫情防控、资源调配、社会管理”水平的基础性工具。

  参考文献

  [1] 江小涓,后疫情时代的数字经济,4月11日

  [2] Goldfarb, A., & Tucker, C. (2019). Digital economics.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57(1).

资料来源:OECD

友情链接: 科盛自动化机械  中世普为生物  游戏资讯网  故事窝  诺达软件  明星绯闻网  医度网  洛鹏律所  探球网  故事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