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的“圈计划”

K图 600340_1

  “圈”这个概念很神秘。前不久,人类给黑洞拍了一张“高糊”的写真,就是一个红、黄色的圈,距离5500万光年。

  2002年,华夏幸福在固安画了一个大圈,开发建设产业新城。而今17年过去,它主动突破环京布局,顺势南下,将“固安产业新城模式”全国复制,拓展至15个核心都市圈。

  在去年,地产风向飘忽不定,行业高喊“活下去”之时,它制定了“淡市”下的突围路径。4月19日晚,华夏幸福(600340.SH)发布2018年业绩报,实现营业收入837.99亿元,同比增长40.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17.46亿元,同比增长32.88%,超额约3亿元完成对平安资管的业绩承诺。

  在交出成绩单的同时,最值得关注的当属1736字的《致股东信》,字字珠玑,揭示了华夏幸福又一个关于“圈”的新战略。

  “重整装、再出发”,虽然充满了未知,但华夏幸福却不惧怕,致股东信中写道,“我们也曾被业绩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对产业新城模式和逻辑的坚守,一刻不曾放松。起伏涨落间,如何选择?我们的回答非常明确:坚持产业新城模式和经营逻辑不动摇!我们最不怕的是困难,最不缺少的是坚持!”

  抢滩“都市圈”

  决定一家公司命运,更多是战略。不同于传统的房地产公司,华夏幸福的目标并非深耕买地盖房,而是成为一家典型的产业新城运营商。2018年,王文学在股东大会上说道,“选择产业新城,今生无悔。”

  华夏幸福产城模式的第一站是距离“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的固安,2016年起,它走出坚守十余年的一方天地,首次布局中原城市群以及珠三角区。2018年则是华夏幸福京津冀突围中取得较大进展的一年,也是其产城异地复制的元年。

  在去年4月的业绩会上,华夏幸福董秘曾透露,“2018年销售目标中,规划50%源自于非京津冀区域。”这一战略已然初见成效,2018年新增18个产业新城,全部为环北京以外区域。

  数据显示,2018年华夏幸福外埠收入257亿元,同比增长83%,占总收入31%。其中,外埠收入贡献前五名为杭州都市圈、南京都市圈、郑州都市圈、武汉都市圈、合肥都市圈,分别同比变动190%、51%、1388%、370%、124%。

  销售贡献方面,环北京以外区域的销售额为756亿元,同比增长109%,占公司整体销售额比例从上一年的24%大幅提升至46%;销售面积比重由去年同期的34%提升至54%。土地获取方面,华夏幸福2018年在环北京以外区域取地面积占比从上年的58%进一步提升到87%。

  而今,都市圈战略上升为国家重大战略,成为未来20年新型城镇化的主体形态。中国房地产市场也将呈现空间都市圈化、运营精益化、地产金融化三个特征。

  越来越多有前瞻性的企业意识到,过去靠土地开发、城市扩张的高强度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时代已终结,人力资本与新产业集聚之间的良性互动,将成为推动都市圈发展新的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