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会销黑幕:包装成防癌药 组团套老人养老金

  “公司回馈客户,免费旅游”67岁的宋英(化名)接到这个“天上掉馅饼”的电话后,跟随一家保健品公司到了房山六渡桥度假村,两天下来,不少老人花了万元购买保健品。

  但老人们不知道,从一开始的电话邀约就是陷阱。保健品公司从网上以两毛到一百元不等的价格买来老人的资料,在位于北京回龙观的出租屋里,他们按照话术,先以旅游名义打电话邀约老人,“一天打上百个”。老人约出来后发点小礼品、再聘“养生专家”给看看,最后带着老人参加会销。

  之后的事儿,就由会销公司接手。组织游玩、听讲座、办晚会、做实验、开药方,全部都是精心策划,目的就是高价销售保健品。

  用会销督导徐秋婷的话说,“这就是一台戏。”

  寻找“退休金”客户

  和宋英一拨到六渡桥的李军(化名),出行前一星期接到免费旅游邀约电话。

  “叔叔您好,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公司举办新四大发明之一—酶法多肽申诺支持会,于8月25日在六渡景区有2天的度假养生,您是公司领导批准的特邀嘉宾,请问您有没有时间参加?”

2016年8月26日上午,六渡某酒店,会销现场,经过众多环环相扣的铺垫,“吕教授”在台子上举着“单子”,会销领队则带着老人上台抢“单子”。

  2016年8月26日上午,六渡某酒店,会销现场,经过众多环环相扣的铺垫,“吕教授”在台子上举着“单子”,会销领队则带着老人上台抢“单子”。

  退休在家的李军当然有空,但他有些怀疑,他们怎么知道自己电话?没来得及多想,电话那端那端的工作人员就再次邀请,并保证“车接车送,不收费用”。李军想,闲着也是闲着,就答应了。

  李军不知道,打出电话的人正坐在回龙观一处出租屋,和另外四五个人一起大规模“邀约嘉宾”。在这里,李军的信息备注着“买过保健品、意向客户”。

  “一天打上百个的,总有相信出来旅游的,一次不行就再换别的名义邀请”,“保健品公司老”总王晓林说,给老人们发几份礼品,再让养生专家看看身体,一般都会动心。

  王晓林并没有真正的公司,他丝毫不怕老人的质询。“先聊家常,再慢慢切入,问他大概用什么产品”,根据产品,王晓林的“公司”变换了很多名称,“中科院”、“农科院”、“同仁堂”、“石药集团”,都被他拿来用过。旅游会销的地方,也从北京周边发展到了河北、天津等地。

  6年来,王晓林购买了上万条老年人资料。他称价格两毛到一百不等,资料中,老人的姓名、电话号码、得过什么病、买过什么产品、精确到门牌号的家庭住址,一目了然。

  他也走过“弯路”,在QQ上买了很多乱档资料,成功率不高。当然也有“赚大了”的时候。他记得,一次他花了1000元买了10条资料,“肯定是好顾客,约出来就能卖货的”。卖方没有骗他,在这10位客户身上,半个月卖出了18万元保健品。

  现在他接手了另一朋友公司的资料,反复使用,据他称,每个老客户都可以多次开发,卖给他们不同保健品。

2016年8月26日上午,六渡某酒店,会销现场,女领队努力劝说图中老人“买货”。

  2016年8月26日上午,六渡某酒店,会销现场,女领队努力劝说图中老人“买货”。

  为提高效率,王晓林制定了话术,培训员工一个月,邀约老人出来旅游参会。话术中强调,一定要搞清楚老人的经济实力和决定权,以及是否参加过其他养生活动,“至少是有退休金的优质客户”。

  科普实验迷局

  在这行做久了,王晓林结识了圈内的会销公司,即专门组团向老人高价兜售保健品的公司。

  惠众国际组会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六渡桥旅游会销上售卖的“富硒酵母β-葡聚糖”和“酶法多肽”,都由“惠众国际”组会公司提供,王晓林只需把人带来,剩下的事情就由会销公司接手。组织游玩、听讲座、办晚会、做实验、开药方,全部都是精心策划,目的就是售卖下活动上的保健品。

  用会销督导徐秋婷的话说:“这就是一台戏,每一个人都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观众就是顾客。”

  8月25日的北京六渡桥驿捷度假酒店,一个名为“中国梦健康梦--酶法多肽北京亲情支持会”的活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与宋英同被邀约参会的还有其他50多名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