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中药贸易现状及思考

生意社04月06日讯

  中医药作为我国独特的卫生资源、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优秀的文化资源和重要的生态资源,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近几年,中医药在国内外的关注程度日益提高,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中药工业总产值7866亿元,中医药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然而作为中医药国际化的物质基础,我国中药出口却差强人意。据海关统计,2015年,我国中药累计出口37.7亿美元,占整个医药保健品出口的6.7%。其中,中成药出口2.6亿美元,占比日益下降。在本文中,笔者梳理了1989-2015年近三十年中药出口的情况,并对其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和思考。

  1.国内外传统医药关注度持续升温

  1.1国内中医药政策密集出台

  2016年是中医药行业政策大年,国家陆续出台来一系列政策,鼓励中医药发展。2016年12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通过,自2017年7月1日起施行,该法作为第一部全面、系统体现中医药特点的综合性法律,体现了中医药自身特点,为中医药繁荣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此之前,国务院及相关部门陆续颁布了《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中医药发展“十三五”规划》《“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

  1.2欧美植物药法规修订情况

  1.2.1美国植物药的上市指南修订情况

  2015年8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药物评价和研究中心(CDER)发布了修订版的《植物药研发工业指南》(Botanical Drug Development Guidance for Industry),并在全世界范围内征求意见,这次是11年后首次更新该指南,在2016年12月28日修订版正式出台,该指南反映了FDA对植物药新药申请(New Drug Application)的发展计划,相较于2004年的指南,第二章背景中增加了“植物药不包括:含有动物或动物部分(例如昆虫和环节动物)和/或矿物,但传统植物药制剂中的次要成分除外(如中药和印度草药)”,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的2015年8月的草案中并没涉及“中药和印度草药”。

  1.2.2《欧盟草药专论》的修订

  2016年9月,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正式开始就“《欧盟草药专论》中文献齐全产品和传统草药的临床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价指南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草药物质或制剂专论的修订将给中药在欧上市带来新的契机。

  2.中药出口现状及存在问题

  按照外贸特点和历史分类,中药出口主要的形式是中成药、中药材、保健品和提取物。我国中药出口由以中药材为主逐渐转为提取物为主,产品结构和比例在过去的近三十年里发生了重大变化,提取物出口的快速增加是中药大类产品出口增长的主要拉动力。

  2.1中药类产品

  我国中药贸易现状及思考

我国中药贸易现状及思考

图1 1989-2015年中药类产品的出口情况图

  2015年的中药产品出口额为377006万美元,较1989年增长超过了十倍,而在1989-1999年这十年间中药出口额增长缓慢,尤其是在1989-1993年中药出口额几乎持平,1993年之后增长速度也较缓慢,1994年后增长起伏不定,大幅度的增长则是在2004年之后才开始,此时中药的出口开始高速扩张(见图1)。

  2.2中药材类(含饮片)产品

  我国中药贸易现状及思考

我国中药贸易现状及思考

图2 1989-2015年中药材类(含饮片)产品的出口情况图

  中药材类(含饮片)产品出口在1989-2015年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5.0%,而此类产品较中成药更容易受到贸易环境、种植环境、市场环境、出口价格等变化的影响,出口额起伏不稳定,整体仍然是增长趋势(见图2)。

  2.3中成药(含保健品)产品

  我国中药贸易现状及思考

我国中药贸易现状及思考

图3 1989-2015年中成药(含保健品)产品的出口情况图

  中成药在海外主要以膳食补充剂、功能食品等形式应用,中成药(含保健品)产品出口变化与中药材类(含饮片)产品大体相似,变化情况整体也符合中药产品增长的规律,但是增长速度不及中药材类产品(见图3)。而中药产品的大幅度增长很大一部分来源于植物提取物的贡献,图4是植物提取物出口数据图。

  2.4植物提取物产品

  我国中药贸易现状及思考

我国中药贸易现状及思考

图4 1989-2015年植物提取物产品的出口情况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