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昂立:保健品接连失利 转型大健康路途坎坷

(原标题:交大昂立:保健品主场接连失利 转型大健康路途坎坷)

在直销牌照申请延期后,“保健品第一股”交大昂立打出“科技牌”欲提振保健品业绩,然而2019年一季度营收仍在下跌,销量依旧不尽人意。公司逐步布局大健康,所投资公司却遭遇亏损,面对养老服务产业这块“硬骨头”,交大昂立是剑走偏锋还是无可奈何?

《投资者网》陈婷

公开资料显示,交大昂立(600530)是中国保健食品行业首家上市企业。财报显示,公司主要业务是食品及保健食品的原料和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公司旗下产品分为自产产品和委外加工产品,产品种类有口服液、胶囊剂、颗粒剂、固体饮料等,采用线下和线上相结合的营销模式,线下主要是实体店销售包括各大卖场、专卖店及药房等;线上主要是电视购物、电商渠道等;食品及保健品原料(菌粉和植物提取物系列)?主要是直接销售国内外。

在2018年财报中,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同比下降。保健品业务是公司营收的主要来源,在2019年的经营计划中,公司称要将保健产品快速推向市场,然而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营收为7844万,同比下降4.1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678万元,同比增加147.95%。与此同时,因本期应收货款未到账期,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较去年同期减少209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跌140%。

在公司转型大健康之际,其所投资的疫苗及药品企业泰凌医药(1011.HK)2018年亏损近10亿元,而公司新布局的养老服务版块又被业界认为是“投入大、回报慢”的产业。

保健品业务脱节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营养保健品市场规模约为2898亿元,占全球份额达到11.59%。

财报显示,2018年交大昂立的营收为2.5亿元,净利润亏损5.2亿元。彼时,公司2014年的营收为3.4亿元,净利润接近1个亿。交大昂立的业绩从2015年开始出现下滑趋势。在2015年财报中,公司称报告期内,交大昂立营收减少的主要原因是保健食品板块由于政策和市场环境的变化,膳食补充剂天然元产品销售收入大幅下降,对板块整体的利润表现构成压力,而公司将积极探索现有的渠道营销模式进行转型。2016年,公司业绩得到些微改善,营收同比增加0.6%,但交大昂立至今再也达不到2014年的至高点。

3、交大昂立:保健品主场接连失利1.png

财报披露,目前公司的销售业务主要由全资子公司上海交大昂立生物制品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生物制品销售公司”)、上海交大昂立保健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健品公司”)、上海诺德生物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德生物”),以及控股子公司上海交大昂立视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视购电子商务公司”)负责。其中,生物制品销售公司负责保健食品和食品的线下销售;保健品公司和视购电子商务公司负责保健食品和食品的线上销售,诺德生物负责食品及保健品原料的经销。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子公司在2018年的业绩情况均为亏损状态,其中生物制品销售公司净利亏损近600万元。

保健品业务是公司营收的主要来源,但就其连续三年(2016-2018年)的营收占比情况(营收占比从61%下跌至51%)来看,保健品业务的地位在逐年下降,而其业绩已连续下滑6年,2018年保健品营收同比下降16.43%,毛利率同比增加0.9%;净利率为-211%,同比下降271.7%。

3、交大昂立:保健品主场接连失利2.png

图表来源:Wind数据——2018年交大昂立各业务收入占比情况

为提振保健品的销售业绩,2017年,公司董事会通过《关于向全资子公司上海交大昂立生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增资的议案》,同意向上海交大昂立生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增资以用于直销牌照的申请和直销业务的开展。2018年财报显示,直销牌照申请进度为“有待政府部门的进一步审批”。

2019年2月14日,商务部宣布暂停直销经营许可审批以及暂停产品和网点备案。《投资者网》在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上查询到,目前持有直销牌照的企业共有91家,其中,汉德森日用保健品(上海)有限公司为最新一家拿到直销牌照的企业,批准时间为2018年1月19日。

有业内人士指出,因权健事件的不断发酵及为整治保健品市场乱象而开展的“百日行动”导致交大昂立直销牌照申请的延期,《投资者网》就此说法致函交大昂立,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置评。而对于“申请直销牌照以拓展销售渠道”的计划目前无法取得进展的情况,交大昂立是否会在拓展保健品销售渠道方面另寻他路,《投资者网》亦不得而知。

在直销模式中,公司如何协调盈利与合规经营之间的界限是其重点所在,而在行业余震下,企业对保健品的销售模式亦在不断探索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