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一夫:假货经济学 假货缘何如此泛滥?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付一夫 

  一旦有适当利润,资本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他就保证到处使用;有20%的利润,他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他就敢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他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他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首的危险。

付一夫:假货经济学 假货缘何如此泛滥?

  1842年,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应朋友邀请,满怀欣喜地登上了开往美国的“布里坦尼亚”号汽轮,不曾想,美国之旅并不愉快。

  在美国书市,被盗印的欧洲名著随处可见,其中也包括他的作品。气愤不已的狄更斯回到英国,挥笔写下了《美国札记》一书,用了大段的篇幅痛斥美国的假货横行,并声称其严重违反了知识产权法。

  怎料,美国的书商对他的抱怨毫不在意,甚至还把《美国札记》也盗印了一番。

  这则轶事展现出的只是冰山一角。

  纵观人类经济社会发展史,假货问题如影随形,古往今来皆是如此。从19世纪末的德国到20世纪中叶的日本,再到近些年的我国,都经历过类似的假货横行时期。虽然世界各国都在打假,但仍然难以根治这一顽疾。

  值此“3·15”之际,本文将从经济学的视角来复盘假货经济背后的根源,以飨读者。

  1

  分析之前,有必要明确一下什么样的商品才算“假货”。

  学界普遍认为,所谓的假货涉及两个维度:(1)模仿其他品牌生产的商品,(2)劣质的商品,二者符合其一即可。

  从这个角度看,仿制品、“傍名牌”商品,同“假奶粉”、“毒胶囊”一样,都属于假货的范畴。

  假货在我国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两千多年前的周朝,彼时就有关于食品交易的规定,“未成熟的粮食与果蔬不能拿到市场上买卖,以防止发生食物中毒”,这在《礼记》中有明确的记载。

  唐朝则是将打假力度上升到了新的层次。《唐律疏议》中规定,凡是有制造、销售伪劣商品者,一经发现,不但立即没收,还要对触犯者“杖八十”;同时规定,只要国民在购买时立有合约,买回后三天内发现问题的,可以找卖方退货,卖方不退的,可以向官府举报,由官府强令卖方退换,并“笞四十”。

  沧海桑田,悠悠岁月。纵然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改朝换代,假货的盛行之势并没有褪色。

  改革开放以后,首个真正让国人为之震动的打假案例是自诩能“以水变油”的哈尔滨公交车司机王洪成,他在十余年的招摇撞骗后,于1997年被法院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10年有期徒刑。

  此后,诸如山寨手机、地沟油、苏丹红、三聚氰胺等新闻报道屡现报端,而近几年的长生生物疫苗事件与拼多多假货门的密集爆发,将假货问题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倘若放眼全球,我们会发现,假货是一个普世难题。公开数据显示,全世界每年有上万亿美元价值的假货流动,占全球GDP规模的2%。

  2

  假货缘何如此泛滥?这可以从生产者、消费者与管理机构三方面找原因。

  从生产者角度看,经济效益是核心驱动力。

  于生产正品的商家而言,他们需要付出的成本涵盖产品研发、市场推广、品牌价值构建、商品质检与保证、售后服务等所有环节;如果换做生产假货的商家,这些成本几乎完全与他们无关,只需要承担生产制造成本与被发现后所受到的处罚成本就够了。与此同时,假货的生产只是单纯的模仿行为,在质量上必然不会像正品商家那样追求高标准。如此一来,假货生产者便具有了绝对的成本优势。

  进一步地,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假货商品的价值虽然与正品相去甚远,但售卖的价格却要高于其真实价值,从而形成了极大的利润空间。也正因为如此,不法商家才会罔顾法律,铤而走险,以求牟取巨额利润。

  诚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言:“一旦有适当利润,资本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他就保证到处使用;有20%的利润,他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他就敢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他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他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首的危险。”

  从消费者角度看,情况要稍显复杂,其中包含“知假买假”与“上当受骗”两个层面。

  几年前,电视剧《欢乐颂》颇受欢迎,剧中的樊胜美,经济状况不佳,却总想以“白富美”的形象示人,经常通过购买A货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